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产品中心

所在位置: 主页 > 产品中心 > 英国如何办理中医行医执照

英国如何办理中医行医执照

时间:2017-04-10 15:56
 
印象英伦(十六)中医诊所 
 
 
在我居住的小镇上,有一家中医诊所,因为我太太皮肤过敏,走进了这座整间明亮具有中国传统医学特色,又装饰现代的诊所。诊所的布置就像中国中医坐堂的药店,就像北京同仁堂药店那个模样。这里的中药一律放在玻璃瓶里,这玻璃瓶就像国内杂货柜上的玻璃瓶一样大小,可以看见瓶内饮片的形态。每个玻璃瓶上都贴有标签:当归、丹参、川芎、红花……并在每个中文标签的下面注上英文。柜台下面和边上的玻璃大立柜里则放满了中成药,有六味地黄丸、云南白药、正红花油、风油精等。店堂内有两个边门,里面是装潢考究、比较现代的中医诊室与针灸室。这一切与国内的中药铺并没有两样,但装潢却比国内一般诊室考究得多。
       这个中医诊所里共有两位医务人员,他们的白色工作服整洁而挺括,其中女医务员和男医务人员。我直接地告诉他们我从中国西安来,并将太太的病情告诉了他们,很快我们就聊了起来。这两位医生男的毕业于上海中医学院,中医硕士;女医务人员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这位中药学毕业的硕士还曾在法国又拿了一个硕士学位,应该是双硕士。这是一个高学历的医疗群体,而且组合得恰到好处。他们来到英国从事中医工作最长的有五年,最少的也有三年。他们正值40多岁,正是干事业的年龄。我问他们对英国的生活是否习惯,他们一起答道,现在已经习惯了。我问了一个中国很习惯问及而在国外却不应该问的问题,收入问题。他们说:“还可以”。“还可以”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但从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还可以”大概是不错。我仔细看了一下中成药的标价,与国内相比,高出很多。但仔细一想,这中成药从东半球运到西半球,这贵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英国生活费用之高是国内无法想象的。
       我问及在英国如何办理中医行医执照,他们给我介绍了这里的规定。在英国中医是可以执业的。针灸、中药都是可以使用的。首先必须有正规中医学院校的毕业文凭,到英国必须加入英国中医药学会并成为会员,有了会员证,就可以开展中医药活动了。并不像西医必须有行医执照,英国对中医药开业这一点是十分宽松的。我又问了一下英国对中医药业的税收有何规定,他们告诉我仅仅收个人所得税,并无国内的高税之说。
       我和他们谈及接受中医药治疗的对象和疗效问题。他们开心地笑了,除了华人、华侨看中医的较多,英国人看中医的也不少,他们主要接受针灸和中成药,也有接受中医的中药汤剂。这个连中国人都不愿接受的汤剂,难以入口的汤药,英国人怎么能接受呢?他们告诉我西药等化学药剂总有一些这样那样的副作用,而中草药是天然药品的治疗,或者说自然疗法。也许是英国人很少吃中药,也许是出口到国外的中药饮片质量好,在英国,中医治疗的效果出奇的好。这是英国人愿意接受中医药治疗的主要原因。听了这些介绍,感到不无道理。出国的中医都受过正规的中医教育,层次比较高,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在英国很多中医药诊所都是以连锁的方式经营的,一个公司往往在很多地方开设中医诊所。有的中医诊所还在国内聘请专业特色显著、有真才实学的中医,为他们配备英文翻译和助手,这更使得具有东方传统色彩的中医药学在欧洲大放光彩。
       中国人到英国办工作签证,最容易办到的是两个职业,一个是中医师,一个是厨师。这是两个很具有中国特色的职业,中国的中药学在世界传统医学中应该是首屈一指的。传承了数千年的中国中医药学不仅仅解决了疾病预防中的很多问题,而且很多现代医学也是在这一基础上发扬光大的。中国的美食文化也是世界首屈一指的,那单调的西餐始终无法与中餐媲美。中国美食让无数的西方人倾倒,其实民族的也就是世界的,民族特色越鲜明,越代表本民族的文化,就越容易被世界所接受。英国的移民政策也体现了对外来文化的包容,这是世界的潮流,是人类进步的表现。小小的中医诊所就体现了这一点。当我与诊所内的两位中国同胞告别时,感到这两位年轻的医务工作者不仅仅是普通的中医,还是祖国传统医学的传播者和中英医疗文化的交流者。
 
   我们沿着绿荫大道信步走来,穿过长长的湖堤就被众多水鸟悦耳的鸣叫声所吸引,湖中众多的水鸟令人眼花缭乱。隔着不高的铁栏杆,水边的绿地上有天鹅、野鸭,它们或枕翅而眠,或悠闲漫步,或引颈高歌,或向游人索要食物,对过往的人群毫不在意。这就是伦敦四大皇家公园之一的圣·詹姆斯公园。眼前就是圣·詹姆斯公园野鸟保护区——设在湖中岛的“鸭岛”。“鸭岛”虽冠名为“鸭”,但它绝不仅仅是野鸭的世界,而是众多水鸟的乐园。这野鸟保护区第一对进住的野鸟是鹈鹕,它们是十七世纪时俄罗斯大师赠送的,查理二世也将他饲养的鸟类搬到这里,以至发展到今天的规模。
        我在观看这些水禽的时候发现了一只我不曾见过的水鸟,很像皖南山区田野、水边的那种“水鸡”,它个头比“水鸡”大得多,奇特的是它头上有一个稍隆起的红红的冠子,它的脚更奇怪,趾间的蹼不是完整的将趾与趾连接在一起,而是每个趾上有两边对称地相互游离的圆圆的蹼,且都有好几对。这是什么鸟?我不知道它叫什么。正好,栏杆边有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正在从自己的袋子里不断地拿出食物喂鸟,我示意女儿向这位喂鸟老人求教。当女儿向老人询问时,我发现这位高龄的老人除了一头银发之外,面色红润,面带微笑,十分慈祥,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一身休闲装穿的十分整齐。老人告诉我们这种鸟叫“柯”,这只是音译,至于它到底叫什么,我还是弄不明白。但这不要紧,至少我可以对这种鸟有一个称呼了。
        “你们是日本人吗?”老人笑嘻嘻地问我们。
        “不,我们不是日本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从中国来。”我们高兴地告诉老人。
        老人说:“中国是一个很远的地方,我没有去过,我只知道在中国有一个地方叫北京,一个地方叫上海。不知道你们从哪里来?”
        女儿告诉老人:“我们来自一个美丽的城市,它叫‘西安’。”
        “西安很美吗?我只到过西班牙,我很想看看东方的中国,一直没机会,你们觉得我很老吗?”老人若有所思地说。
        “你不老,看起来很健康,也很年轻,欢迎你到中国去,欢迎你去游览古都长安。”
        老人眼里炯炯有神,高兴地说:“谢谢你们!”
        老人告诉我们,他已经退休多年,孩子们都大了,现在是一个人生活,”鸭岛“上的这些野鸟都是他的朋友,他每天都来看它们,给它们喂食物,这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说完他把手中的面包和花生米分给我们一人一份,让我们和他一起喂鸟,一起享受与野生动物交朋友的乐趣。有的鸟与老人很熟,老人叫起他的名字(老人取的),这鸟便一步步走来,在老人手掌中啄取食物。食物很快喂完了,这些鸟也恢复了平静,有的蹲下休息,有的站在那儿,眼也不眨的看着我们,等待我们去喂它。
        老人深情地看着它们,并告诉这些水鸟,明天会再来看它们。
        ”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有食物的时候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假如有一天我没有食物喂你们了,你们还是我的朋友吗?"老人自言自语地说。这时,我看出老人眼里有点点忧伤。老人很快的又恢复了自己快乐的情绪,高兴地对我们说:“希望你们在英国玩的开心。”我们再一次欢迎老人去中国。老人一边推着自行车一边高兴地告诉我们:“我一定要去中国,这是我从没去过的地方。”老人和我们挥手作别带着孙女敏捷的登上自行车远去了。
        望着老人消失的背影,我们在圣·詹姆斯公园的林荫道上缓缓的前行。圣·詹姆斯公园有那么多水鸟,每天都有很多的老人像刚才那位老人一样带着食物来喂鸟,这是人与自然的高度融合,也是老人与野生动物情感的交流和精神的寄托。我又慢慢回味起老人那句话,“我有食物的时候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假如有一天我没有食物喂你们,你们还是我的朋友吗?”这也许是老人从沧桑岁月悟出的哲理,是数十年人情冷暖中一些价值观的体验。对于这些老人精神所寄的鸟儿们,也许不会那么市侩吧!这也许正是老人内心中最希望见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