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产品中心

所在位置: 主页 > 产品中心 > 在这里,我要传达的是一种生命的艺术,就是要活在当下。

在这里,我要传达的是一种生命的艺术,就是要活在当下。

时间:2017-04-10 15:57
 
走向未知的安全感
吉祥尊者开示 :
今天是禅修营的最后一天,明天大家就要回到各自的生活。离开之前,我想要和大家分享一个课题——“走向未知的安全感”。我想,这个分享或许对各位有所帮助。
 
在这个时代,我看到很多人都活在不安和恐慌之中——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担心孩子长大后会不会孝顺,伴侣会不会忠心,自己会不会患上绝症,生意何时有起有落……。因为这个不知道,心里一直都不安稳。当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又看不到影子的时候,就会感到很担心,担心这个看不到的东西会不会伤害自己?因为不知道,会害怕鬼,怕会被下降头,怕朋友会背叛自己等等的恐惧。
 
安全感–sense of security;未知–unknown。The sense of security in walking into the unknown——“走向未知的安全感”要讲的是:当我们走向不知道的领域时——今天不知道明天,现在不知道下一会儿——心里如何有安全感。这是很重要的生命艺术。当我们能够让佛法的智慧,带给我们这种走向未知的安全感,这世间还有什么考验或事情是我们不能够面对的呢?
 
相信因果
我于1999年开始学习领悟这道理。那一整年里我没有一天不想起印度,就连做梦也梦到自己在印度找厕所。我想是因缘成熟了吧,是我该去印度的时候了吧。可是那时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和尚、小比丘,谁会带你去朝圣?谁会为你做净人(kappiya)?但是我当时的心很坚定——印度,我要去了。而且那时还突发奇想——我想到那儿过千禧年(cross millennium),像一般人那样发愿走向一个光明的未来。虽然那个时候已经知道《阿毗达摩》,知道时间纯粹是一个观念——你要想今天是新年,今天就是新年;你要想明天是新年,明天就是新年,没什么特别。然而我把它当成是生命的一个里程碑。其实里程碑也只是里程碑,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我告诉自己:“好,就借这个因缘,给自己一个开始,一个发愿。”那我要在哪里发愿呢?我说:“我要在全世界最尊贵的地方,就是菩提迦耶金刚座前发愿。”这是个奇想——一个小和尚,没他人的护持,竟然想单枪匹马前往那儿,这对于一个不拿钱的出家人来说,是蛮艰难的。但是我想:“没关系,只要我有清净的心愿,该成就的就会实现。”大概在十一月尾的时候,有人给了我一张单程机票,我就这样身无分文的从吉隆坡飞到加尔各答(Calcutta)。
 
当时在槟城有一位信众说:“Bhante,这是很危险的啊!我们给你五百美元带过去。”我说:“不要。”他说:“万一你有危险怎么办?万一你生病了怎么办?你没钱看医生。”。我说:“大不了死而已嘛!”然后他说:“不可以,你这么年轻,还要传法的,你不能死。”我笑笑跟他说:“其实我也不相信我会这么容易死。世间一切的发生皆有kamma(业)的嘛!走到哪里都有kamma的。我有做这么多的布施,如果是真的会活下去就会活下去,会饿肚子就饿肚子,如果是该死的恶业来就会死。对吗?”。还好,这个人蛮有智慧的,一听到我讲有kamma就不跟我争辩了,不然他几乎要硬硬塞钱给我带着走。后来,我遇见Bhante Aggacitta,告诉他我要一个人去印度,他说:“到底会不会拿到吃的?你应该在佛教国试试吧!”一个从来没有行过脚的出家人,第一次就这么勇猛的跑到印度去。我说:“没关系。”就这样飞过去了。
 
当时我心想死不了吧,佛陀时代是怎么做的,我就怎么做,这样该可以了吧。那时我的心只有一个信念,kamma。如果我们的kamma不是该死的就不会死;如果该死的也不要后悔。死在异乡,死在印度,也没什么大不了,至少死个安心。而且如果命不该绝,那天底下自有我生存的地方,并不用担心。如果连生为王子的佛陀都可以度过的这种考验,没有可能我过不了。
 
在怡保有个信众还是担心,坚持打个电话去加尔各答叫一位大长老来接我。飞机到达那里时是午夜十二点。就在加尔各答,他们留我住几天。我住了五天,怎么知道第三天就病了,好像是染上鼠疫。可能是喝了井里打起来的水,虽然有过滤但是没煮。当时我告诉自己,如果现在不能喝这些没煮过的水,那以后怎么办?行脚的时候不可能每天都能喝到煮过的水。后来才得知井里的水不干净,有时候老鼠或其他东西会掉下去。才第三天,就发烧病倒了,怎么办?刚到一个地方就出师不利。在加尔各答,如果要买机票回国,还来得及联络家里。但是我告诉自己,已经踏出这一步了,不能退缩;如果退缩,就没人相信我,以后若再要来行脚,谁也不肯给我出机票了。更何况我的心愿是要在菩提迦耶过千禧年。后来有个Bhante坚持拉我去看医生。看了医生过后,我说不要买药,反正医生没说我病情超级严重或会死,所以我不觉得需要吃药。我回到住处喝尿(做尿疗),一整天保持八十巴仙的尿再循环(recycle)。一要上厕所就带着罐子进去,尿的前后段不喝,只喝中段,喝了两三天就好了。
 
之后,他们给了我一张火车票去Gaya。虽然说要走向一个未知,可是心里面难免还是会担心。所以来之前我带了三个大袋装了六瓶 1.5L的矿泉水,因为听说一定要拿家乡的水混合着那边的水喝,不然就会水土不服。六瓶1.5公升的矿泉水就是 9公升的水,也就是 9公斤 。(现在不需要了,那儿有卖矿泉水。)还带着一大罐人参粉,六七瓶的绿藻,还有很多很多。因为是第一次出门,为了不要出师不利,我的营养品就这样带了一大包。后来就慢慢减少,去到什么地方,看到长老就送,慢慢地将它送得七七八八。最后终于到了Gaya,又在那里的善心人士安排下坐顺风车去到菩提加耶 (Bodhgaya)。
 
到了菩提加耶,我就在附近的寺庙住了整个月,并成功地在跨千禧年12月31日的那一个晚上,在菩提迦耶金刚座前(最靠近金刚座的那个人就是我),静坐通宵到天亮。
 
把生命交给“业”
其实那时还没遇到真正的考验,因为一直都有人在我身边,就是一路上认识的人,会适时照顾我。直到有一天,一群喇嘛要带我去位于Rajgir的那兰陀(Nalanda)看看。去了之后,我就想要试试自己走短程回菩提加耶,就叫他们先走。当他们走了过候,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突然间内心感觉到一种自在。我的一生里从来没像这样的感觉,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kamma,交给业。那时候我心想:“要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因果。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我继续向前走,也不知道要在那里吃饭在哪里睡觉。最后回到菩提加耶,又继续跟那喇嘛朋友两个人一起托钵向前走。很奇怪的,我们有kamma,就是不会死;你以为拿不到食物的地方,就拿得到食物。
 
之后,我又连续行脚了好几次。最惊人的一次是在2007年,我自己一个人上雪山。那时是六月,就在雪山的半山腰,在一个山洞里,晚上很冷,真的很冷很冷,冷到你一大早醒来,什么都不能做,yoga也不能做,运动也不能做,就只能在那边调气。那时我心想:“还可以上这个雪山吗?”因为上雪山岭很危险,四面八方都是雪。可是那个时候就想:“我既然从这么远来,不上好像很可惜,总要试试看。”但是一路上,有时候十或二十公里也没有看到一间屋子。如果没有屋子,戒律允许吃饭的时间又过了,怎么办?后来我不多想,当天早上四点钟出发,早早出发,因为那时非常的冷,不能做什么,只好快快地走希望加强热能。在非常寒冷的时候,我就观想太阳:太阳、太阳、……太阳在丹田,太阳在手掌、手心,太阳在脚板……。可是怎么观想都好,感觉还是很冷,知觉不断被冷捉去,观想也变得很困难,但还是有帮助。
 
那时起了个念头:“如果能够有巧克力吃多好。”很奇怪,走了很久都没有屋子,可是就在走到半山游客吃饭的地方,由于一路上车子越过时,很多人都看到我在路上走,所以当我出现在小摊子前面托钵时,很多人都给我食物,其中还有巧克力呢!我坐下来吃热热的饭菜,吃到饱饱,感觉很有力量,还有人给我一些食物带上路。过后我继续地向前走,最终跨过了那个雪山。
 
跨过了雪山,也不知道要在哪里睡,天气非常的冷,风也很大;有两次几乎被大风吹下雪山。但那个时候心很定,很相信kamma。我蹲着,脚弯弯降低重心那样子慢慢走,结果就这样走过。有些路段走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屋子,也不管了,继续向前走。奇怪的是,时间到了就会得到食物吃。这其实是一种训练,就像我后来读到的印度教的一本书《sanyasitantra》里所记载的一种修行法。每一个印度教的修行人,必须有一次不带钱在身上行脚,原理就是把自己交给kamma,这是他们一种很重要的训练。但是现在的印度教里已很少有这样子的修行人。所以当我这样做时,那边的人是很佩服我的,因为他们都不敢不带钱上路,不像我半分钱都没带。无论如何,这样子走,让我得到一个很重要的生命经验,我觉得任何人能够培育起这种把自己交给kamma的心,生命里就会有很多的安全感。
 
走向未知,走向一个不知道的领域时,一般人都会心生恐惧。在锡兰的森林修行的时候,偶尔会听到虎叫声、豹声,只是在听到那叫声的刹那间,毛孔会站起来,过后就没事了,还是会在那里住下去。我问自己为什么不会害怕?其实它就是基于对因果的相信。如果我们相信kamma,我们就不会担心,害怕,谨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甘愿接受。有了这个心理准备,心里就安稳了,就有一种安全感,一种来自法的安全感。因此,我要这里的出家人都经过这种行脚的训练;开始由我们带领着,之后最好每个人都有自己单独行脚的经验。
 
还有一次,我走向大吉岭(Darjeeling)与不丹(Bhutan),也是一个人。我从锡兰飞到Chennai(Madras),有人给我火车票到印度北部,下了火车后,他们走他们的路,把我放掉了。我自己就一直向前走,糊里糊涂的,从Varanasi开始走,都可以走到不丹。我总共完成了三千多公里的旅程,可是我自己只走了大概五百公里的旅程,其他都是靠人家给的车票。很奇怪的,我就这样子完成了路程。
 
当我要回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要如何得到回程机票。当时印度不像现在这样,手机非常普遍,人们踏脚车都会有手机在身上,可以随时借手机给你发几个短讯。或借电脑给你发个电邮,并不是一件难事。现在即使在马来西亚的人都可以代购机票,然后发个电邮过来,再从这里打印出来;或者甚至不用打印出来,只需把号码记起来,到了机场就可以上飞机。在那个时候,零二年的时候,上网订机票还没有真正的普遍,所以到了Calcutta的时候,我就寻找有华人的地方,心想找华人帮忙应该比较方便。结果就问到华人区,找到华人就说:“我要去找旅行社处理机票,可是我半分钱也没有,你能不能借我用你的电话,你可以向我的朋友要钱,他会把钱寄给你。”他讲:“ok,不要紧,我给你试试看。”就这样子成功的弄来一张机票。
 
其实这是一种相信kamma,一种随机应变,来到怎样的处境就看着怎么办。心里也没什么好紧张——不会死就不会死;会死的就会死。经过这种行脚的训练,我发现到心里面自然会有一种安全感、一种安稳。无论以后遇到什么事情–不知道的事情,不肯定的事情,不懂会发生什么的事情–心里面都不会紧张,大不了就是死。反而这样一来,心里毫无恐惧,只有安稳。
 
我较后发现这就是修行人应该接受的一种训练。这训练不一定要行脚的时候才能够成就,也不一定要到印度去。看看每一天在我们生命里,我们有多少次是因为对不知道的事情而起恐惧而没有安全感。为什么没有安全感呢?因为对因果的信心不够强。如我们对因果的信心够坚定,我们就会平静的等待,看看会发生什么事?要发生的就会发生,不会发生的就不会发生,并不需要紧张。而且若真的发生了,我也甘愿承担。
 
很多人出家以前,也在担心:万一出家了有什么事我怎么办?万一怎么样我该怎么办?万一有一天天下大乱,因缘完全改变了,没有人再护持我,没有人再给我饭吃的时后,我该怎么办?如果没有人给我机票,怎么办?我是不是要赚很多钱囤在银行里,才能出家……”这些都是因为心里面缺乏安全感。你真的要有安全感,要相信kamma。
 
做最坏的打算
除了相信因果,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我们很容易升起安全感——做最坏的打算。当你对事情做了最坏的打算,那还有什么好害怕?所以当有人告诉我:“我感觉到有鬼!我感觉到有人在我耳朵边说话!”我说:“那你就笑笑吧,你就看着它,说:“嘿,朋友,给我看看你的样子嘛,我们交个朋友吧。”其实鬼只是另一个世界的众生,就是这样子而已。事实上,鬼更怕我们;就像有些低级的天神如树神都怕我们,因为它的家(树)会被人砍掉。鬼也一样。我们还没听过有人给鬼吓死,或给鬼掐死掉,那是电影里的情节,现实中很久才会发生一件稀奇古怪的事情。每天有那么多人在路上被车撞死,为什么我们却不会害怕在路上驾车,反而要害怕被鬼弄死?
 
事实是,很多可怕的事情都是我们想像出来的。我们对未知有所恐惧,对不知道的东西感到恐惧,这样的心是我们修行的阻碍。我们在这里打坐,其实就有一个未知在里面。例如我们根本不知道禅相何时会形成,何时会稳定;除非我们的禅修已有mastery的境界,否则我们无法很有把握的说。更多时候是含有未知的成分。还有,会担心:“何时会成功?”;要出家时就想:“万一十年后我不成功,那不是很羞耻,那不是……” 很多人害怕这个“万一”,一个“万一“就让他走不下去了。
 
不要担心,要相信因果——只要一直有做正精进,未来就会更好。可是如果我们要得到保障,不敢对导师承诺,却要导师先对我们承诺——“导师你一定要照顾我,一定要怎样……”通常任何人如果这样对我说,我会告诉他们不要出家好了。这样的承诺,比结婚还痛苦。试想想,谁可以给你承诺?出家的生命本来就是走向一个未知,unknown。你要有这种信心,相信因果的信心,这条路才可以走下去。
 
修行也是如此,不要问:“几时会成功?要不然会白做。”修行里没有白做这回事。相信因果——只要我有正精进,现在有做对,现在有净化,现在有专注着我的心,一刹那我清净,下一刹那我又再清净。那么,一刹那接着一刹那,慢慢地,心就一分一分地愈来愈清净。这样只有好,没有不好。如果说未来会得癌症死掉,那也没什么要紧,因为那不会是在这里说法,在这里度众生,或用功打坐所带来的果报。如果得癌症死掉,那是因为过去世杀生的恶业成熟了,就这样而已。所以如果我们有信心,对因果有信心,对我们的善行有信心,我们就不会怀疑,不会害怕。即使未来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们也不会懊悔–后悔自己曾经帮过别人,觉得到头来也没有好处;后悔白白的放生了,浪费了钱却没有得到好处。我们必须要有信心才可以走得下去。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人生的旅途上,特别是出家或修行人的旅途上,就是有起有落的。
 
对因果有信心的人,就好比看着远方的山头朝着走,方向正确,就会抵达目的地,而不会因为下岗时看不到对面的山头就想:“哎唷,我走下坡了。”就退缩,然后又走下坡,又退回来……,这样永远都不能到达那山头。可是如果信心坚定,知道方向在那里,就朝向那儿走;走到谷底又再向上爬,上到了山头又往下走……。大多数人的kamma都是这样的。如果kamma是一直平平这样向上,我们早就完成而不需在这里轮回了。大多数人从无始以来,在过去有时是做了好事,有时造了恶事,所以我们生命里面就会有顺与不顺、快乐与不快乐、得与失等种种……。这叫做 loka dhamma – worldly conditions:gain and lose, praise and blame, reputation and no reputation,happiness and suffering. “八风”,就是指这八样东西:得、失、称赞、贬低、有名誉、没有名誉、快乐和痛苦。如果你带着恐惧想:“万一我死掉,万一我怎样……”就什么都做不了。我们做最坏的打算是因为不知道我们的业里面有什么成分,所以抱持着:“算了,来什么接什么。”的心态。我们现在做最有效率的奋斗,就是对未来最好的了。
 
临终时的把握
走向未知的安全感来自我们内心里的安稳——相信因果,对未来不要害怕,做最坏的打算。这种走向未知的力量,在什么时候最重要呢?是在我们临终的时候。因为很多人临终时会担心到底有没有来世?即使相信有来世,也会担心:“来世我会去哪里?”很多人都对死亡有恐惧。即使是懂得佛法的人,也不知道自己临终的最后一刻会升起什么业。没有多少人有这个把握。要知道你有没有把握,我们来做个实验。首先观照你的呼吸,突然Bhante喊一声,或者弹一下指,假设说在弹指那一刻你就死掉了,就在那一刻,你起的念头是好的还是不好的?你可以自己试试看。假使说你要投生到好的地方,在我弹指时你必须是起好的念头。这是很没有把握的,而很多恐惧就是如此产生的。很多人临死时非常紧张与害怕,就是因为没有把握,不知道死后会去哪里而对未知产生恐惧。
 
若要克服这个走向未知的害怕,平时就得训练自己的心。面对未知所需要的力量和面对死亡所需要的力量,与面对每一个刹那的生命所需要的力量,原理是一样的,只不过死亡的时候的考验比较大。特别是有病在身,身体好像要撕裂的时候,那时很痛苦,很难守着自己的心。就算是正常健康的人,他在死时候身体也会有一种苦受。只有那些很好果报的人,临死时会因好果报成熟而在感到很舒服,很明亮的状态中往生。这样的人是有的,可是占少数,一般人都会害怕。
 
平时的训练
我们平时就得训练自己的心不容易起伏、波动、动摇。执着越强,心就越容易波动,一点小事都会让你波动,这是非常危险的。放下执着,放下贪嗔痴,宽恕自己,原谅别人,学习平平常常,就这样子过,就这样子过……。平时就训练这样的心:以正念守护,保持平常心;好坏也不要紧,对自己对别人的好坏也都一样;对自己或别人的对与不对,快乐与不快乐也是如此;不用分得清清楚楚是我的、你的;看自己就好像看另一个对象一样。当我们能够这样子做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在训练自己走向未知,因为每个下一分钟,下一秒钟都是未知,不知道自己等一下会怎么想,等一下升起的是智慧还是无明,我们并不知道。
 
活在当下
很多人面对未知有着两种错误的心态:一是贪求——我要我未知的未来这样或那样……;二是恐惧——我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一个贪,一个嗔,贪属于贪爱,恐惧属于嗔。要训练自己走向未知的安全感,除了相信因果和做最坏的打算以外,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告诉自己:“我现在训练自己的心‘活在当下’。”当我们可以活在当下的时候,我们就摆脱过去的折磨、阴影——过去好的经验所促成的贪念,以及不好的经验所促成的懊悔,嗔恨与悲伤。如果我们已习惯活在当下而不被过去所影响,那我们也不容易被未来所影响。我们就学习活在现在这一刹那,珍惜现在这一时刻。由于每个时刻只活出一刹那,再艰难的难关也很快就过去了。
 
甘地(Mahatma Gandhi)也发现这道理。别人问他:“在国家大乱的时候,发生了这么多流血事件,这么多的斗争,你是怎么维持你心中的平衡及清明?”他回说:“我活在现在。吃饭时就好好地吃饭,睡觉时就好好地睡觉。”再多的担心,再大的事情,再多的人死,再多什么……他还是平平常常吃他的饭。如果不能正常的吃饭,那他自己就会乱了,当自己乱了,又怎样带领整个国家呢?甘地是个无官职的领袖,可是整个国家都在听他看他怎么说、等他指导方向。因为太多人的生命依靠他,所以他一定要很冷静。整个国家大乱,能够做的就做,不能够做的就不做,他一个人还能怎么样?但是现在吃不下饭是自己苦,就困乱了,就惨了,就更加没有智慧了。
 
因为牵涉到几千万人反殖民制度、反英国的非暴力运动,那时候甘地面对最大的考验,他的处境是多么的困难。然而在那时他的应对方法很简单,天底下再大的事情在等着他处理时,他吃饭时还是稳稳地吃饭,睡觉时还是好好地睡觉。甘地就是秉持着这样的忍辱,完成了大事,替这个世间树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例子,就是以非暴力斗争成功。这是非常难得的,前所未有的。政治斗争里面从来没有一个非暴力可以成功,也没有人想到非暴力可以成功,可是甘地成功了。为什么他会成功呢?他的力量来自相信因果——他相信暴力只有带来更多的暴力。他说:“an eye for an eye,only ends up causing the whole world blind。”“以眼還眼,只有導致全世界都瞎眼”就是以牙还牙的意思。英文不是讲以牙还牙,而是以眼睛还眼睛:你一拳捶瞎我一只眼睛,我也捶瞎你一只眼睛,你挖我一只眼睛,我也挖你一只眼睛……。就是因为这样想,他坚持一定要用非暴力来成就,因为用暴力所得来的和平是不能长久的。
 
甘地也做了最坏的打算,有人恐吓他:“万一失败了,那怎么办?”他说:“如果在这场斗争中要血流成河,让那流的血是我们的血,不要是敌人的血。”他提起无限的信心,做了奉献生命的决心,那种心里面所升起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他不会紧张,也不在乎成功失败,只知道要做一个对的因,不管果怎样。结果一个斗争连续了将近三十年,最后才成功。可是这个成功卻是永久的成功,因为是由非暴力获取的成功,所以能够维持到今天。要不然的话,如果是用流血换来的独立,到头来这个国家还会继续的流血。
在这里,我要传达的是一种生命的艺术,就是要活在当下。我们若不肯活在当下,未来就是痛苦的。生命里就是这样,每个人的生活都会有考验,无论是出家人,在家人,或是有家室的人。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就是学习这个法–活在当下,好好的活在当下;不要紧张,要相信因果。该发生的就让它发生,不好的事情没有发生也就sadhu;该得到的就会得到,不会得到的就不会得到。我们在因上下功夫,活在当下,在现在这一刹那好好地做对的因。只要这样做,我们的生命就已经是最好的了,再没有更好的了。
 
用在禅修上
今天与大家分享的生命的艺术,不是讲了就可以做到,我们要在修禅的时候加以训练。修禅的时候怎么训练呢?就是时时刻刻守护着呼吸,不要担心禅相(nimitta)几时来,不要担心何时会入禅,不要担心何时会完成,现在就只是现在。有些时候善业做对了,结果也会走下坡的;修行也一样,有些时候态度与方法完全用对了,但它还是走下坡,因为我们有业。有些时候虽然做对了,但还是有不好的业成熟。那该怎么办呢?只能接受它,活在现在这一刹那。
 
希望大家通过这个修行能够累积修行的力量,培养和调整自己的心,让自己在面对种种生活的考验之中,心中的法不败。在这时代,道德一直在走下坡,我们心里因此需要更多的法。希望你们回去后每天能打坐。目前我的学生里,也只有一位在日常生活中还能修行进步的,回去还可以维持定力的并不多。因为大家心里有个思想的局限,认为自己在家修行不能进步,要来禅修营才能进步。这思想上的局限(limitation of mind),是修行的一大阻碍。当你有思想上的局限,告诉自己不可能(impossible),那就会不可能。其实在世俗生活里修习还是可以进步的。如果你每天早晚打坐,还是可以再进步。就算没有进步,它也有kamma——每一天打坐,天天做;每一分钟闭上眼睛,看一下呼吸,让自己的心清净,即是在每一分钟都种下好的业。我们要确保自己天天都在累积善业,不管多忙都不要中断;即使再忙的日子里总可以抽出三分钟观照呼吸吧。如果真的很累很累,躺着也可以修习,躺下去观照三分钟,观到睡着也算。为什么呢?如果你能够保持不中断这样子做——每天都记得自己的禅修,可能今天只有三分钟;可能今天太累了,坐都坐不了,躺下去,倒在那边观照到睡着;但是因为保持不忘,不忘自己生命的功课,就会产生很大的力量。你今天的条件可能只有那么一点点的三分钟,可是总有些日子我们会有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所以如果不中断,有时间的时候,你自然就会多做。根据我们的经验,任何人回去没有维持的,会因为一旦停了,就拿不起劲,之后也不懂要怎么开始。如果你天天都记得打坐修禅或观呼吸这回事,这个问题就不存在。好,记得回去后把这个带进你的生活里!
 
如果可以每天念经也是很好的。天天念经,提醒自己这些法,把它的意思也背起来。因为有些时候,尤其恶业来得时候,我们会忘了法——连怎么用,怎么想也忘了。所以我们要养成一个习惯,天天早上提醒自己,其中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念经与发愿。至少念一个Metta Sutta总可以吧。真的再没有时间,念一个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a (3次), 总该可以吧。再勤劳就念Itipiso Bhagava Araham Samma-sambuddho……念到Anuttaram punnakkhettam lokassa。就是这样,通过常常记得佛陀、佛法、僧团,保持自己的法不中断。修行到了某个阶段,已经成为习惯的时候,看到什么都会提醒自己–看到别人贪嗔痴,就会提醒自己有关生命的苦,无奈,缘起,无常;看到别人造苦因,自己就会生起智慧,看到他人的无奈、无常与苦;看到人家好时也是想起无常……,真的,有一天都会无常的。所以走到那里,眼睛望过去,都看得到缘生缘灭的现象。到那个时候,任何事都在提醒你自然界的法则,而那个提醒是自动的。然而,在还没达到这种惯性的时候,我们需要训练自己天天想起无常、苦、无我;天天想起苦集灭道;天天想起八正道;天天想起慈悲喜舍;天天保持正念、发愿——提醒自己最终的目的是要体证涅槃:“我希望在这一生能够体证涅槃。”
 
希望你们都能够身体健康,能够克服生命里面种种的艰苦,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心,能够以更坚定的心力,更强大的法,去承担生命里所有的考验。愿你们将来都能有更好、更具备的因缘去修行,最终都能够体证圣道、圣果和涅槃。